墙纸展上没墙纸了 上海展感受之一

首页

2018-10-06

上海展被行业里的老总们吐槽多年,已成鸡肋。

厂家新品出来早已和渠道批发商沟通好了,即便少数地区可能想更换经销商,不去上海展,销售老总出差一趟也能办成。

但是展会却不得不去,有实力的企业都知道上海展与北京展的展位大有关系,实力一般的企业(或者是品牌运营商)即便不拿展位,也要到喜玛拉雅酒店开个房间展示版本,再怎么着也得去露脸。 大壮自2009年去上海光大观看墙纸展,这一次感觉最为心酸,所以有朋友问我什么感觉,我说墙纸展上没墙纸了。 1、专门的墙纸展位极少此次上海墙纸展一共八个馆,上千的展位,沿着展位看过去,都是墙布,说墙布占比九成以上展位没人不相信。 听说有细心的朋友,一一细数了展馆里的墙纸展位,说是一共有23家。 上海展之前,有朋友打听大壮,问全国还有多少家墙纸工厂在运营,大致有两个数据,一说是有152家,一说是120-130家,仍然赢利的不足70家。 欣元壁纸要总和大壮私下讨论过,相信今年年底仍在运营的墙纸厂会不足100家。

2、墙纸厂都组起布来了展会上大壮去几个熟悉的墙纸厂展位走了下,比较尴尬的是,墙纸厂展位大多数都组了无缝墙布版本。 坚持只做墙纸的寥寥无几。 赢利的墙纸企业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产品工艺有特色,称之为工艺品牌(例如环亚),一类是渠道品牌,在经销商中影响比较大(例如诺奇兄弟),一类是终端品牌,这一块似乎仍在建设中(例如雅琪诺的YOKE优客计划)。 做渠道和做终端的,丰富产品线比较容易理解,但是产品既没有特色,渠道又不健全的墙纸企业去组无缝墙布版本,我想动因大概是墙纸上挣不到钱,组几个墙布版本来补贴一下吧。 3、老墙纸人也不知道方向在哪儿新丽墙纸一直非常重视上海展,大壮特地去展位拜见从业四十七年的王新之老先生,一向谦逊的王老和我说已经看不懂这个行业了。 当晚我把与王老的合影发朋友圈,结果有皇冠壁纸的老员工评论说,怀念皇冠王总。

大壮仍然记得去年王坤荣先生把皇冠工厂转手后,坦然的对大壮说,属于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坚持只做PVC壁纸的新科林总,展位上老外不少,见到大壮拉住手要聊几句。

林总告诉我,他们目前基本上只做三块业务,一是日本新科壁纸的国内代理,二是维创壁纸的外贸,三是多年来在上海积淀的工程业务。

国内渠道被低价产品冲击后,基本上放弃了。 我知道对林总这些有情怀的老墙纸人,是不屑去碰无缝墙布的。

林总最后认真的对大壮说要为墙纸行业发声。

4、由墙咔和窗帘产品参展看到的危机去年上海展,大壮就在艺龙的展位上看到了“布面集成墙面”,今年升级为全屋墙布定制;雅琪诺称之为“墙咔”,今年在公司十周年庆上大肆宣传;丝上(美客)、紫荆花也有了同类产品,只是丝上的背板是黑晶碳(以活性炭为原料特殊工艺制成)更高大上。 另外上海展大壮对如鱼得水展位印象也很深,之前只知道如鱼得水是品牌,这次上海展如鱼得水打的是“软装精品”,涵盖软装八大品类:窗帘、墙布、墙背景、、、饰品、抱枕、。

人气还不错。

大壮感到危机的是,墙咔类、窗帘类产品都不是墙纸人的长项,一旦这类产品盛行,会吸引有实力的集成(集成墙面)和窗帘企业加入墙面装饰材料之战,墙纸人的竞争对手又增加了。 5、低价墙纸没有竞争优势了今年上海展展馆有见不少无缝墙布展位低价广告,但墙纸只在喜玛拉雅酒店见到一个易拉宝的低价广告,金喜居壁纸赫然打出元的超低价。 过去每逢展位任性出低价的晟宝丽此次好像没见动静,墙纸行业网红合肥万户墙纸首次缺席展会,英雄会也没了声息。

皇冠壁纸的一位老总告诉大壮,展会上他们参展的产品与另一家组本的公司有点相似,但是他们的价格比那家高了近10元一卷,结果经销商还是选择了他们的版本。

应该是眼下经销商更相信厂家能按时保证产品长期供应,这和印度墙纸协会提醒他们的会员,警惕上海墙纸展过后中国的墙纸工厂是否关门大吉是一个道理。

(文章来源:新浪家居)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