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霸道背后的“焦虑症”太原日报网

首页

2018-11-14

太原日报网2016-10-3012:24来源:新华社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近日在《外交》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再平衡与亚太安全:建立一个有原则的安全网络》的文章,继续兜售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 其中,有这样一段话:“美国致力于建立一个有原则的、包容的安全网络。 中国模式与亚太国家的目标不合拍……不是美国和很多其他国家所希望看到的有原则性的未来。 ”且不论卡特作为美国政府高官赤裸裸地贬人扬己是否得体,也不说其在指责他国前是否认真地检讨过美国自身的问题,只是奇怪,卡特轻率地给中国扣上一顶“中国模式与亚太国家的目标不合拍”的帽子,却惜字如金似地不愿讲明“所以然”。 至于其以“很多其他国家”代言人自居的姿态,则更难服众。

究其实,卡特的这种傲慢霸道、自以为是的作派,背后是对美国“亚太再平衡”强推数年但局面难看的焦虑不安。 一旦心虚气躁,便很容易顾不上体面地讲理。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被认为是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政策的经济抓手,为促其成型奥巴马政府颇费心血。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是TPP的积极参与者。

然而,最近在接受美国《时代》周刊专访时,李显龙却对TPP的前景颇为“看淡”。 他说,美国要在11月8日总统选举后、明年1月新一届国会议员上任前的“跛脚鸭国会”阶段核准TPP已不大可能,而如果华盛顿最终无法令TPP获得国会批准,势必将严重削弱美国的信誉与地位。

安全一侧的阻滞更加重了美国“亚太再平衡”“焦虑症”。 其原本指望掀起大风浪的南海问题明显降温,菲律宾新总统对美态度更令华盛顿深感“困惑”。 TPP伙伴的疑虑以及盟友的疏离,使美国最近在亚太事务上更加躁动不安。 10月21日,几乎与卡特在媒体为“亚太再平衡”鼓吹打气的同时,美国海军“迪凯特”号导弹驱逐舰以执行所谓“航行自由”任务为由,擅自进入中国西沙领海;25日,美国国务卿克里会见越南高官,重弹在南海“维护法治”的老调。

美国对“亚太再平衡”焦虑感的上升,归根结底,还是源于对其自身地位位移的焦虑不安。 英国《金融时报》指出:“到目前为止,美国虽然还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有着无可匹敌的科技和公司力量,但它已不再是全球霸主。 ”世易时移,但美国仍旧对其霸权地位和霸权红利深深眷恋,比如美国总统奥巴马三番五次地讲,要将全球规则制定权握在美国自己手里。

这一执念与美国在中东的信誉危机以及全世界对美国大选的娱乐性围观形成强烈反差。

野心很大却又力不从心,恰是美国“焦虑症”的根源所在。 作为移民国家的美国,一向有居安思危的传统。

一些专家认为,这是美国强大的动因之一。

其实,如能把适度的焦虑与危机感内化为变革的动力,倒是好事一桩,但如果焦虑过头并把焦虑情绪外延为遏制他国发展、扰乱地区秩序的力量,并处处以高人一等的姿态指手画脚、说三道四,那就不是什么值得欢迎的事。 对美国来说,治疗“焦虑症”的有效方法就是要尽早摆脱美式霸权逻辑,顺应时势,以更平衡和平和的方式拥抱广阔的合作共赢的世界。

新华社记者郝薇薇(新华社北京10月28日电)作者:。